当前位置: 主页 > 短篇作品 >

水管年代的武林传奇

来源:未知 作者:莫之然 发布时间:2012-04-15  

一 大侠

这个故事里的大侠是这个样子的。

他总是穿者大红的袍子,站得很高很高。

他的眼睛瞪得很大,炯炯有神,他的嘴上总挂有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又像是嘲讽,又像是快乐,他蓄着两撇八字胡,油光程亮,更显示出了一种智慧与狡黠。

他姓马,单名一个利字,他期待着被称为马大侠,但他的fans总是亲切的称他为马利。

他还有很多其他的名字,比如马利奥,玛莉,超级玛莉,mario等等,但是他总是冷冷的说:名字是身外物,不必执着。

他的话一直都是那么冷,话都不多,但总是充满了睿智。

比如他说:所有的蘑菇和乌龟,都是过去死去的马利变的。

这句话就很冷,但是充满了智慧。于是他就站在高高的水管上,看着远方林立的水管,自嘲的微笑着。

马利有一个兄弟,姓路,单名一个奇字。

路奇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他总是穿者绿色的袍子,充满崇拜的跟着马利。他跳上高高的水管,和马利并肩站在一起,一起看天边的残阳如血,将那一片一片高高林立的绿色水管染成鲜血的颜色。

路奇说:马大哥,你看那夕阳好美。

路奇又说:马大哥,我觉得我们应该叫做马路天使,不,马路双侠。

路奇继续说:马大哥,我昨晚做了一个梦……

然后他就滔滔不绝的把这个梦说了下去,路奇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他的梦也就充满了离奇而凄愁的剧情和经历,有爱情与背叛,生离与死别,友谊与出卖……

路奇最后说:在那个梦的尽头,是一头龙和公主,这一次,我们终于见到了公主。

马利剧震!

公主!

传说中的公主,她的头发是金色的,她的衣服是粉色的。

马利咽了一口口水。

传说中她被*大怪龙藏在一处城堡的深处,没有人知道她在哪里,马利和路奇找遍了无数和世界,体验了无数的剧情,打败了无数的*大怪龙。

最后就出来的,都是同一个蘑菇仔。

他们只会千篇一律的重复尖叫着:谢谢你!马利!但是!我们的公主!她在另一个城堡!

为什么是这样?

马利的心都要碎掉。但他还是带着那种自嘲而快乐的微笑,他是一个很冷的人,从来不轻易展示自己的感情。

他总是微笑。

但路奇的这个梦,似乎揭示了什么。

梦总是会揭示什么东西的,这是游戏世界的规律之一。

他便问:这个梦到底发生在哪个世界?

路奇答道:world:8-8

马利点点头,这是个吉利的数字,于是他高声喊道:我们就去world 8-8吧!

他仿佛听到了远方那些蘑菇怪,乌龟,锤子龟,剑壳龟,水管花,子弹花,飞鱼和游鱼的呼唤,他们高举着双手,呼喊道:

马!马!马!

利!利!利!

马利哼了一声,吞下一个蘑菇宝宝,于是他的身形变得魁梧起来,他们便顿顿脚,更激烈的呼喊道:

大马!大马!大马!

大利!大利!大利!

这是何等的气势?!

一股从未有过的豪情冲上马利的胸臆,他拽起了路奇,跳上了天空,他们的长袍被猎猎长风吹起,如同一青一红两条矫捷的游龙,跃向了远方那些林立的水管。

二 武道

马利和路奇,是同门师兄弟。

他们会三种武功:一种叫做不破金刚头,一种叫做大力金刚脚,一种叫做小李飞弹。

不破金刚头!

马利和路奇,他们一阵风一般,蹦跳着,奔跑着,弹射着,碰撞着。

他们跳起来,猛烈地用自己的头去撞击火龙世界的墙壁,他们的头都很硬,很结实。哗啦一声,砖块纷纷扬扬洒落。

那些封在墙壁中的金币叮叮当当落下来,如同一场虚幻而华丽的雨。马利站在雨中,微微冷笑,他的身法很快,没人能够看见他是如何把那些金币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收入怀中。

他从来不去想,这些金币是哪里来的,有什么用,为什么自己要来但路奇不一样,他不但多愁善感,而且想的太多,话也太多。

路奇说:马大哥,你听这些金币叮当响的真好听。

路奇又说:马大哥,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金币放在路边?

路奇继续说:马大哥,我们还是把这些金币放回去好不好?

马利默然不语,马利的话很少,因为他觉得真正的大侠每说一句话,都要够冷够酷。

但他想不出来应该怎样说,才能又酷又冷地,诠释这种一边蹦跳碰撞一边抢金币的侠义行为。

何况他刚刚连续撞了足足二十下秘密金币砖块,不破金刚头已经晕糊糊的了。

他便一言不发,朝着夕阳的方向飞奔而去。

不破金刚头,本来大巧不工。

大力金刚脚!

马利从天而降,双脚重重踩在一个杀气腾腾的蘑菇上,扑哧一声。

他顿时骨骼尽碎,像泄气的气球一般瘪了下去,变成薄薄的一片蘑菇干。

马利借力再次跳起,踩向另一只红壳乌龟背甲上,砰的一声,他身受重伤,四肢都无力的收进了龟壳中。

只是重伤,还没有死去,但是马利再抬腿一扫,蜷缩的龟壳就旋转着飞下了无底的悬崖,龟壳在崖壁上碰来碰去,发出碜人的咯咯声。

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悯。

马利说:对待敌人要毫不留情,如同马利扫乌龟一般。

因为这个世界,就是疯狂,残忍而冷酷的。

小李飞弹!

两个凶神恶煞的蘑菇怪慢吞吞逼向了路奇。很慢,却散发的惊人的杀气。他们的阵列排的很紧密,哪怕路奇以大力金刚腿落下,踩死了一个,也避不开第二个。

他们狞笑着逼近,而路奇已经退无可退。

路奇缓缓地从地上拾起了一朵花,一朵像蒲公英一般,但却闪闪发亮的花,他一手持花,微微一笑。

路奇拈花微笑。

蘑菇怪心中一凛!

咚咚,快绝无伦的子弹从路奇手中弹出。

蘑菇怪惨叫,打飞,翻身落下。

路奇手指微拈,拈去了花上的两瓣花瓣,他叹了一口气。

他总是叹气,因为他太多愁善感。

回过头来,马利遇到了麻烦。

那是一只剑壳龟,他红色的龟壳上背着七七四十九把短剑,寒光闪烁。对付这样的敌人,若用大力金刚腿,只怕把脚底板都扎穿。

马利警惕的探向怀中,剑壳龟阴测测冷笑:你已经没有子弹了。

马利道,不错。

剑壳龟道,那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马利道,你错了。

剑壳龟道,我错了?

马利微微一笑道,我手上没有子弹,心中却有子弹。

剑壳龟奇道,我不懂。

马利冷笑道,你当然不懂,因为你是一只剑壳龟,而我是马利。

剑壳龟冷冷道,就算我不懂,我看你怎么躲。

剑壳龟缓缓逼近,马利慢慢后退。

路奇突然惊叫一声:马大哥!

原来一只绿壳乌龟,自马利身后缓缓逼来。

他已经避无可避!

马利还是那样微笑着,他忽然纵身一跳。

剑壳龟抖亮了身上七七四十九把利剑,但马利却不是跳向他!

大力金刚腿一踩,绿壳乌龟惨叫一声,缩进壳中,马利身形如同一只大鹞,身形悠悠一转,已经站到了龟壳的后方。

他伸脚一扫,那龟壳旋转着飞出。

剑壳龟惨叫,打飞,翻身落下。

马利冷笑着说,心中有子弹,万事万物,皆可为子弹,这样高深的武道,你如何会懂?

三 牺牲

马利和路奇,奔跑着,跳跃着,撞击着,踩跺着,弹射着,收集着,钻拱着。

他们跳过无数的水管花,躲过无数的炮弹,跃过无数的悬崖,踩过无数的浮石,从一个水管钻进去,又从另外一个水管钻出来。

他们掠过高空,游过池塘,躲过海啸,周游过阴森恐怖地下迷宫。

在那里他们的心跳都不禁紊乱了起来:听起来,就像是:搭搭打打搭搭,搭搭打打搭搭……

不破金刚头!

大力金刚脚!

小李飞弹!

无数的蘑菇怪,乌龟,锤子龟,剑壳龟,水管花,子弹花,飞鱼,游鱼翻身落下。

马利感叹道:一女救得万骨枯……

路奇的话依然很多。他一边跑着跳着,一边多愁善感着。

路奇说:马大哥,你看那朵水管花好美!

路奇又说:马大哥,我们去摘那颗一跳一跳的闪星星好不好?

路奇继续说:马大哥,那只蘑菇怪的爸爸妈妈叔叔阿姨都被我们踩死了,好可怜,我们放过他了吧。

他们突然停下了。

一只绿壳乌龟在他们慢慢走着,路奇正要射出飞弹,马利伸手拦住了他。

马利冷笑,你是一只与众不同的绿壳乌龟。

马利眼神一凛,绿壳乌龟从来走到悬崖边上就自己掉下去,但你却回头了。

你不是红壳乌龟,却为什么要回头,为什么?

绿壳乌龟叹了一口气,他的眼中幻化着沧桑和倦怠。

我已经成仙得道,所以我不再是一只普通的绿壳乌龟,而是——

龟仙人!

回头便是岸……

已经厌倦了……你们还是回去吧……

马利仍然微笑着说,我不回去,因为

我!

是!

马!

利!

绿壳乌龟感动得热泪盈眶,因为他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那个骄傲的马利和他的风云岁月。

但是……

马利和路奇继续前进,他们在城堡前停下了。

一只锤子龟悠然的站在地下世界的入口处,自顾自地抛甩着手中的锤子。

他似乎抛的漫不经心,但马利却从中看到了六种手法,四种变招和八种后着。这是高手中的高手,锤子龟中的锤子龟。

锤子龟跳了起来,他跳得比任何一个锤子龟都要高。

马利握紧了拳头,这样的轻功……

这是一个可怕的敌人,他没有十足的信心。他只能静静的站着。

敌不动,我不动。

路奇突然笑了,他说:马大哥,我们一路走来,我很开心。

路奇突然冲了上去,他要为马利引开那个绝顶锤子龟。

这就是兄弟,这就是朋友!

路奇倒下了,锤子龟还来不及举起下一把锤子,他便听到了那种恶心的声音。

那是他的骨骼和背壳碎裂的声音。

马利那漂亮的大脚一踩!

踏在他的壳上,把他踩进坚硬的砖块里,踩得他魂飞魄散。

然后他转过头来,关切地看着倒地的路奇,他的声音因为关切而走调。 

他说:兄弟,你伤不重吧?

多愁善感的路奇说了很多话,很多,很多,很多。

路奇说:马大哥,你看那些远方水管林林立立,真的好美。

路奇又说:马大哥,我和你一同闯荡江湖,从来没有后悔过。

路奇继续说:马大哥,替我立一块碑吧,上面写着永远的路奇,我一直喜欢这个名字。

路奇临死前赋诗一首:

如花路奇鬼精灵

喜逢马利初尝情。

落花有意结连理

伴月愿做一颗星。

马利叹道,可惜这不是一个耽美游戏。

路奇死了,他临终前的表情是:@[email protected]

四 宿命

马利终于来到了*大怪龙的面前,为了这一刻,他已经经历了太多太多的艰险,失去了自己最好的兄弟。

他怒火中烧,但是仍然微笑着,又像是快乐,又像是自嘲。他眼睛瞪得更大,一撮微翘光亮的小胡子昭示着他的智慧与不羁。

这是一个忧愁而富有哲理的*大怪龙。

他叹气道:你终于来了。

马利没有说话,他手中扣着两枚子弹,蓄势不发。

他一次只能够发两枚子弹,但是,子弹的威力不在发出去的时候,而是当它们在手中的时候。

但是*大怪龙身上却没有火焰。

马利说:你手上没有火。

* 大怪龙说:是。

马利说:你手上没有火,心中却有火。

*大怪龙说:是,也不是。

马利说:此话怎解?

* 大怪龙说:我说是,是因为你刚才踩死的那只锤子龟,是我的亲人。你杀了他,所以我心中有火。

马利说:我知道,那是你的侄子。

* 大怪龙黯然道:其实那是我的私生子。

*大怪龙继续说:很久很久以前,我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锤子龟……

马利说:所以你心里有火。

*大怪龙叹了一口气说:现在我心里也没有火了。

马利说:你手上无火,心中也没有火,那你的火在哪里?

*大怪龙冷冷笑道:我叫*大怪龙,火自然在我的嘴里,这点道理你都想不明白?

马利说:你的话很有哲理,不愧是最后的boss。

* 大怪龙冷笑道:你又错了。

马利说:哦?

*大怪龙说:其实我不是最终boss,而公主还是不在这里,你打败我之后,还是只会见到一个蘑菇仔。他会尖叫着说出这样一段话:谢谢你!马利!但是!我们的公主!她在另一个城堡!

四下寂静无声,*大怪龙身形高大魁梧,却扭捏作态的学着蘑菇仔尖细的嗓音,顿时令人毛骨悚然。

好冷啊。

马利一颤。

为什么,他喃喃到。

*大怪龙冷笑道:这是你的宿命,逃不掉的。

马利哼笑一声,道:我不逃,因为,

我!

是!

马!

利!

他说着,手中的子弹突然射了出去——咚咚!

就在那一个瞬间!

那一个瞬间,一只云宝宝正恋恋不舍地把最后一只剑壳龟的卵扔下去。

那一个瞬间,一只蘑菇怪走着走着落下了悬崖,他在生命的尽头抬起头,看见一朵水管花在悬崖边自在的开放。

那一个瞬间,走来走去的绿壳乌龟的心跳突然停止了,他知道这是命运决定的时刻,他望着远方的城堡泪流满面。

这是宿命,逃不掉的。

*大怪龙冷冷的看着子弹逼近,他负手临风而立,恍若巍峨的高山。

他突然张开豪嘴,嗷嗷大叫,撕心裂肺,歇斯底里,鬼哭神嚎地一喷!

那一喷!

那一喷的风情!

那一喷中的神秘莫测,明艳动人,五彩缤纷,没有人能够描绘。

那一喷中的辉煌,灿烂,华丽,绚烂,豪爽,伟岸,没有文字能够形容。

有谁能够躲过这一喷?

马利怔怔站住了,他只觉得在这惊天动地的一喷之前,自己是多么的渺小。

他恨自己的渺小。

他怕自己的渺小。

他后悔自己的渺小。

然后,他的子弹偏离了方向。

他被*大怪龙喷出来的火焰淹没了,他最后用尽全身力气,双眼一睁,双臂一撑,双脚一蹬,biu的一声,一跳起来,终于落进了烈火的深渊。

*大怪龙看见马利落入深渊,他已经喷完了火,便掏出一条手帕擦了擦嘴。

他看着手帕,突然伤心起来,因为这是那个锤子龟送给他的,而他竟然不能保护自己爱情的结晶,还用她的定情信物来擦嘴。

他很伤心,但是他也很有哲理,他尊重他的对手,于是他便悠悠长叹道:

胜败乃兵家常事也。

大侠请从头来过吧。

大侠请从头来过吧……

有些游戏,是必须从头来过的!

好恨……

五 轮回

马利曾经说,所有的蘑菇和乌龟,都是过去死去的马利变的。

其实他说错了,这不是真的。

因为死去的马利,后来都变成了水管花。

路奇开在他的旁边,他们肩并肩开在一起。这很合理,因为他们前世是好兄弟,后世便是姐妹花。

他们一伸,一缩,再一伸,再一缩,很单调,很乏味。

但马利说:大丈夫当能屈能伸。

路奇还是那么多愁善感,他的话依然很多,但是却随着一伸一缩的规律断断续续。

路奇伸出来,他说:马大哥,你开出来的这朵水管花好美!

路奇又缩进去。

路奇又伸出来,他接着说:马大哥,我们收集金币,原来是为了制造新的马利和路奇。

路奇再缩进去。

路奇再伸出来,他继续说:马大哥,为什么我们要叫水管花呢,为什么不能叫做邪冥魅兰?

路奇缩进去,伸出来,缩进去,伸出来。他不停的说话,他的花瓣一张一合,他永远那样多愁善感。

马利默然,他回想了自己一生的经历,于是总结说:

很多很多年之前,我有一个名字叫做马利,我是一个大侠,在风中奔跑跳跃。很多很多年之后,我死在了一个伤心的*大怪龙手中,他的私生子杀死了我最好的朋友,我杀死了他的私生子,然后他杀死了我。

江湖就是这样,我们大家都杀来杀去的,其实都是命运的棋子,被玩家摆弄着。

很多年很多年之后,我终于明白了那只走来走去的绿壳乌龟的话,原来回头是岸,果然不假。

我现在已经厌倦了。

现在我是一只水管花,这样很好,我自顾自的开放着,不去管江湖的恩怨情仇。

山花烂漫时,我在丛中笑。

他一张一合地说到这里,又浮现出那种自嘲而快乐的笑容,他看着远方的西边。

残阳如血,所以——

GAME OVER

完成于二零零五年八月

赞助商广告